<address id="3rtnl"><nobr id="3rtnl"></nobr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3rtnl"><dfn id="3rtnl"></dfn></address>

<sub id="3rtnl"><listing id="3rtnl"><ins id="3rtnl"></ins></listing></sub>

<thead id="3rtnl"><var id="3rtnl"><output id="3rtnl"></output></var></thead>

<address id="3rtnl"></address>

<sub id="3rtnl"><var id="3rtnl"></var></sub>

<address id="3rtnl"><dfn id="3rtnl"></dfn></address>

<form id="3rtnl"><listing id="3rtnl"></listing></form><sub id="3rtnl"></sub>

<address id="3rtnl"><var id="3rtnl"><ins id="3rtnl"></ins></var></address>

當前位置:白鯨出海 > 資訊 > 正文

疫情之后 海外游戲社交不再只有Hago

B612  ? 

Houseparty 海外持續霸榜快 1 個月了,這是一款包含內置小游戲的視頻群聊應用,Sensor Tower 數據顯示,該應用 3 月全球下載量 1600 萬(iOS + Google Play),并且目前仍在多個國家的下載總榜名列前茅,尤其是歐美國家。

1.png 

4 月 18 日 Houseparty 在部分國家蘋果應用商店的下載榜排名一覽 | 數據來源:App Annie 

在疫情期間,兼具游戲和社交功能的 App 既能滿足人們在隔離狀態下的社交需求、又借助游戲破冰不至于尷尬無言,以 Houseparty 為代表,游戲社交 App 獲得了不同程度的增長。

近日另一款應用 Bunch 也闖入了 17 個國家的社交應用下載榜 Top 20,據其創始人描述,App 全部用戶每日使用該應用的時間超過 150 萬分鐘,用戶數量從幾千增至百萬級別。

游戲和社交的化學反應

游戲和社交已成為了許多人的剛需,我們不是在社交平臺上就是在游戲里,并且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,手游逐漸取代了PC和主機游戲的地位,凡是有手機的人都可能成為玩家,這催生出了游戲社交應用,以小游戲作為粘合劑延長用戶的使用時間。

游戲社交應用在國內發展已經有些年頭了,《玩吧》、《會玩》等早期產品在2月國內疫情爆發時期數據增長也很亮眼。而在海外的小游戲社交領域,除了 2018 上線的 Hago,市場上的玩家寥寥。(相關閱讀:疫情爆發國內火了一批游戲社交App 但海外只有一個Hago?

而在疫情下,面對需求,許多廠商都在嘗試不同的模式除了游戲+語音/視頻聊天之外,花樣也越來越多。

1Houseparty視頻群聊+小游戲

Houseparty 是一個以視頻聊天為內核,疊加小游戲功能的應用。目前應用內置四款免費游戲:猜詞、答題、詞匯聯想和你畫我猜。其中猜詞游戲《Heads Up!》本身是一款全球熱門游戲,Houseparty 與該游戲廠商合作,通過售賣付費詞匯卡片,從中分成盈利,這也是該應用目前唯一的變現方式。

2.png 

增值詞匯卡價格在0.99-2.99美元之間

值得注意的是 Houseparty 去年被游戲大廠 Epic Games 收購了,Epic 稱他們將協助 Houseparty 團隊打造更有趣的共享體驗。

可以看到,相較于 Hago 和其他一些游戲社交 App 的語聊和直播變現,Houseparty 的變現方式更娛樂化。而把基礎的視聊功能免費,有助于 App 的留存。當然,變現的克制也反應在榜單上,在 iOS 美國暢銷總榜 900 多名。

2Bunch視頻群聊+小游戲+第三方中/重核游戲合作

Bunch 和 Houseparty 類似,但游戲屬性更高一些。從用戶界面就可以看出二者側重點不同。打開兩個應用,Houseparty 直接進入相機頁面,鼓勵用戶開啟視頻聊天,小游戲(上方的篩子按鈕)作為“聚會”中的調劑品;Bunch 展示了好友列表,底部另一個按鈕就是游戲,小游戲數量更多、對抗性也更強一些。該廠商還承諾每個月都會新增游戲。

 微信截圖_20200421144913.png

Houseparty(左1)和Bunch(2、3)界面一覽

這款 App 在之前,獲得了騰訊、Riot Games 等大廠的投資,從投資廠商來看基本都是騰訊系。

雖然看似屬于試水,總共投了 385 萬美金,但在某種程度上也幫助這款 App 與其他游戲社交集中在小游戲有了一些定位上的差異,Bunch 提供如《PUBG Mobile》、《Minecraft》等大型游戲的邊游戲邊聊天功能。

安卓用戶可以通過一個叫“Bunch Overlay”的功能和好友一邊打游戲一邊視頻聊天,這也使它成為了一個游戲視頻通訊工具。國外的主流游戲通訊應用是 Discord,不過主要是語音/文字聊天;ZOOM 有類似的功能,但僅限于 PC 端,且有 40 分鐘的時限,時間到了需退出再進入,Bunch 是第一款針對手游且有實時視頻通訊功能,切中了一塊相對空白的市場。

而筆者也認為,這塊是出海廠商應該重點去思索的。當發現某一個機會時,去探索用戶還有哪些需求沒有被市場滿足,而不是一窩蜂地去模仿,迅速將細分市場做成紅海。

Bunch 現階段專注于用戶獲取,暫無內購。未來前景的話,不論是做內購,還是通訊免費做游戲玩家群體的廣告變現,在成熟市場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從以上可以看出,近期火起來的這兩款游戲社交應用都離不開“視頻聊天”功能,且目前變現比較謹慎,獲得龐大流量的同時,啟動商業化的節點和方式需要慎重思考。

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如何留住用戶,目前用戶使用手機號或其它平臺賬號登陸,不像 TikTok 可以創建個人主頁,疫情結束后,這一波用戶教育是真的形成了習慣,還是疫情結束后“各回各家”,是廠商在這幾個月必須解決的難題,如何從用戶的使用中挖掘剛需。

目前,Houseparty 推出“We Time”和“Best Friends”功能來增強粘性,用戶通過和朋友聊天來積攢“We Time”,必須每隔兩天聊一次否則時間會清零,聊天時間最長的將被認定為用戶的“Best Friends”(最好的朋友)。

不過熟人社交也有好處,那就是產品一旦火起來,會形成口碑傳播,實現用戶量級的指數增長,看 AppGrowing 國際版的數據,上述兩款應用的廣告投放量都不是特別大。

3. Hago小游戲+語聊房/直播+匹配約會

Hago 算是海外比較大體量的游戲社交 App 了,目前 Hago 上有大量的小游戲,除了游戲 PK,用戶可以在語音房間中聊天,觀看/發起直播,還有一個隨機匹配約會功能,類似 Tinder。

微信截圖_20200421145336.png 

Tinder(左)和Hago Meetup(右)

該應用盈利方式主要是聊天/直播打賞,還有就是廣告變現,不過也做得非常謹慎。

8.png

Hago 常年位列雙印、越南、泰國和沙特 Google Play 社交應用下載榜和暢銷榜前列,并且在南美洲的巴西也有不錯的表現。在美國 Google Play 商店雖然下載量一般,但暢銷榜排名表現搶眼,穩定在 Top 30 左右(4 月 19 日 Hago 在美國 Google Play 商店下載榜排名 108,暢銷榜 33),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 iOS 排名,無論是下載榜還是暢銷榜都在 200 名開外。

查閱 AppGrowing 國際版數據,兩個版本的廣告投放量完全不在一個量級,造成了下載量和收入的差距。根據之前的公開消息,Hago 團隊今年在招北美經理,近期不知道是否會有所行動。

9.png

《Hago》iOS 版近一年投放情況 | 數據來源:AppGrowing 國際版

10.png 

《Hago》Google Play 版近一年投放情況 | 數據來源:AppGrowing 國際版

4. 伴伴(Banban)小游戲+語聊房+匹配約會+游戲陪練

伴伴陪玩同樣集合了小游戲、語聊房和匹配約會,此外還有游戲陪練功能,由武漢一家公司發行,近期在海外大量投放廣告,主要投放國家有雙印、越南、泰國、沙特,但從廣告素材來看,瞄準的大概是海外華人。

11.png 

目前伴伴變現方式除了打賞外就是游戲陪練。在中國港澳臺地區安卓社交應用暢銷榜 Top20 內,近期在中國香港和中國臺灣穩居前 5,新加坡穩定在 Top10 左右。

12.png 

伴伴用戶界面

另外筆者在梳理市場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新模式,平臺化運作游戲社交這個業務。

5. WinZO:真錢小游戲+語音社交+開發者平臺

WinZO 印度本土方言游戲社交平臺,支持語音/視頻聊天和 12 種方言,用戶通過游戲獲得的虛擬金幣可通過 Paytm 兌換成真錢或實物獎品。目前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了 150 萬,用戶平均每日游戲時長在 40-45 分鐘,平臺上的微交易次數達到 1.75 億次/月。

該平臺的特色游戲是 Ludo、Carrom、Chess 等印度古老的桌游,受眾廣泛,Google Play 印度免費榜單上有大量這類游戲的獨立 App。疫情期間這些游戲場次翻了 10 倍。此外,該平臺的“私密模式”(允許用戶邀請好友對決)的游戲場次也翻了5倍,說明用戶更喜歡和朋友、家人一起打游戲,疫情之下,這也是和朋友、家人繼續保持聯系的一種方式。

 13.png

WinZO用戶界面

在變現上,WinZO 目前免費開放所有小游戲,盈利方式主要是金幣充值。此外 WinZO 今年初推出了一個開發者平臺,開發者可以注冊該平臺,上傳自己的游戲,并通過后臺監控和管理游戲收益,WinZO 還向開發者提供游戲時長、用戶畫像、用戶反饋等信息,通過 AI 技術優化游戲體驗提升用戶留存。WinZO 承諾該平臺能幫助開發者將游戲收入翻 100 倍。只能說,加了真錢和社交 2 個元素,筆者也不敢說 WinZO 是在吹牛。

綜上可以看出,相比于國內,海外游戲社交類應用并不算多。頭部產品除了 Hago,就是剛爆紅的 Houseparty。Hago 的主場在新興市場,在歐美不溫不火,近期迅速增長的兩款 App 證明游戲社交在歐美也有市場,只是缺少符合當地用戶習慣的產品。

第二,熟人社交是短期的一個趨勢,在疫情下人們似乎更喜歡和好友打游戲,該趨勢是否將在未來延續值得關注。

第三,在變現上,海外游戲社交 App 的變現方式有語聊房、直播打賞、廣告、游戲幣充值,近來出現了游戲內購、游戲陪練點單等方式,在盈利設計上探索的空間還有很多。

疫情促使整個線上娛樂的爆發式增長,但也帶來了熱度回落后的用戶留存難題。從國外大廠的動作來看,通過多元化功能滿足用戶的多重需求是一個趨勢。和朋友一起邊聊天邊看 Youtube 視頻的 Airtime,在疫情推動下下載量已突破 100 萬,進入了美國 App Store 娛樂應用榜前 10Instagram 讓好友們一邊視頻聊天一邊刷帖子。這次疫情或許將徹底改變用戶習慣,即不再滿足于單純和好友線上聊天社交,重點在于和朋友一起做點什么。


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
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
在线aav片线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